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


        “俺曾见,金陵玉树莺声晓,秦淮水榭花开早,谁知道容易冰消!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这青苔碧瓦堆,俺曾睡过风流觉,把五十年兴亡看饱。那乌衣巷,不姓王;莫愁湖,鬼夜哭;凤凰台,栖枭鸟!残山梦最真,旧境丢难掉。不信这舆图换稿,诌一套‘哀江南’,放悲声唱到老。”

         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

时间: 2013年12月10日下午21:30  |  
作者:
LEAVE A REPLY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