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失的学姐与马来西亚小卷

话不知道从何打开,发现时光流逝,转眼间即年末了,2020年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。正如自己不知如何从头讲起,因为发生在环绕在包裹在自己周遭的事物没有所谓的头尾。

今年一月份,自己选择了离京回家过年,毕竟是第一年在外,选择加入成为北漂大部队的一员,过年嘛,还是想回家陪伴爸妈的,然后第一站回了阿姆斯特郑,为了早点见到她,然而呢,不多赘述了,好吧,在郑几日,回家过春节,哦对了,离京的那个时候,疫情的消息,就隐隐约约地从武汉那边传来了,不过那个时候大家都还没有戴口罩的习惯,随即而来的便是,武汉封城的消息,直到春节前一日,大家从新闻中,意识到了疫情的严重性,于是度过了一个有史以来,最为无趣的春节,在家老实待着,哪也不要去~

年初四,突破层层封锁,老爸把自己送到车站,乘着高铁,我回郑州了,那个时候大家都很忙,加之疫情,于是兴起了在线online办公,每天去超市抢东西,买菜,买泡面,买肉卷,屯了好多物资,也够吃上几天了,在线办公几日,单位开始统计可以返京的人员名单,害怕再拖就不能返京了,赶紧买了北上的车票,拖着拉杆箱回到了京城,又开始了隔离在家办公的日子,那个时候,除了上班就是无聊,我喜欢直播,可不是视频直播,就是一个类似个人电台一样的直播,开着一个直播房间,然后我做着手头事情,有人来了就跟他们唠上几句,还蛮有趣,自己傻乎乎,加了一个自以为聊得来的女生,然后就是连麦,分享生活的点滴,絮絮叨叨地,我还记得,忘记是什么原因了(亦或是自己不想回忆吧),自己还哭过几次,然后互删了好友,就这么莫名其妙。

在线办公着,办公着,时间就来了春暖花开的四五月份,想起来有句话“你是人间四月天”,至今我的QQ空间的签名好像还是这句话,疫情在大家的努力下脚步放缓,大家也总算可以喘口气了。这个时间节点,有一天,我在开播,直播间进来了她,嗯?上麦聊了几句,你是哪里的人呀?咦?古晋?在哪里呀,一百度,才知道,原来在马来西亚,天哪,这软件上还有国际友人,可以的~ 那天是5月30日,每天熬夜呀,熬夜,也不知道聊些什么,反正就是很有趣呀,感觉我就是一个小老太太,什么都想分享,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对了,她就是题目中的马来西亚小卷,开始我们预测的是三个月后,可能新鲜感过去了,就互不理睬了,也不知道为何,冥冥中,互相也就成为了对方的过客。可能真跟小卷所说,我们的人生不会有相交点,或许一直是一条平行线吧~那些说过的,开过的玩笑,便化作过眼烟云。

再来谈下“消失的学姐”,其实这是我在一个群的群友调侃我的,学姐怎么能跑路呢?其实就是一个很早很早就加了QQ好友的大我一届的学姐,也是,我们各自过着各自的人生,如不是那个朋友圈,我们便不会一起吃那场海底捞,也便不会有她那场搬家,搬到离我住的地方很近的那个小区,还是没有缘分吧,哈哈哈,骑着我的小牛去帮她拉东西,那天下午折了一下午的衣服,然后就此别过,再然后“过节”的时候,在内心的怂恿下,我去她所在的小区,送礼物,然后在她的楼下,迟迟不敢上楼,对,理直气壮,因为楼下有门禁啊,我进不去,但总这样不是个办法,于是在僵持半小时后,我趁着有人开门进了楼道,开始了下个阶段,在楼道她门口徘徊,还是没有勇气去敲门啊,看,爱情好懦弱,懦夫,在给她打过几个电话,未接通后,把礼物丢在家门口,我溜了~

然后,每天壮着胆量,找着话题,给她发消息,然后呢,石沉大海。就是这样的,说起这个,我的一个微信群拿这个梗,每天都会给我统计,今天是学姐跑路第几天,真是让我哭笑不得。

反正啊,人很奇怪,对不对,我们渴望着,爱与被爱,但爱无能,被爱也无能,孤独与渴望拜托孤独,你根本脱离不了。你就在这个框架里,好像《楚门的世界》,我希望有一天,我能够发现这唬人的世界的边界。

是“忧伤还是快乐呢”,这个纯音乐,第一次听到,是我同乡大二的一个学长的QQ空间的背景音乐,当时他的QQ签名有这样一句话“有些人的出现只为给你上一课,然后转身离开”,对,他给我的标识,烙印,就是这两样东西。

时间: 2020年11月18日上午0:29  |  
作者:
LEAVE A REPLY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