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存在”先生的深夜Emo…

前段时间看到一个视频还是文章,具体内容忘记了,但我记得说人在深夜会emo,是有其科学道理的,深夜的人容易多愁善感,就跟雨夜的诗人一样,但同时也容易猝死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疫情时代,在20年初未征求大家意见,就蓦然开启了,幼时的自己总感觉生离死别,离自己很远很远,再然后,经历过中学时代,一位邻桌的同学游野泳被淹死了,一个鲜活的生命告别了这个世界,虽然他再也没机会欺负我了,可那是我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生命的重要,那年我12岁。

伴随着青春期的野蛮成长,2011年9月,我成为当年步入大学的685万学子的一员,带着茫然与好奇,蜂拥涌入大学的殿堂,那个时候,自己在百度贴吧找到了同学,然后大家商量着怎么报到入学,我想着不麻烦爸妈,自己一个人去报到就好,把这个想法发出来时,当时有位21世纪英语报的记者,联系到了我,想问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,当然最后的最后,因为被褥太多,老爸还是坚持送自己入学,第一次买火车票(那个时候火车票还没实名制);第一次坐地铁,经历了很多第一次,当然了凡事都有第一次。而那位记者姐姐,我想是我人生中接触到的第一位记者,在我入学后的第一个月时间过半时,采访了我,我现在都忘了当时问了我些什么,不过幸好采访我的内容是见报了。

21世纪英语报:“华科大跳楼事件为高校敲响警钟”

说来也是很巧,自己当时只知道被采可能会登报,但不知道以上的内容,登报后的那期报纸,是“张情意”寄给我的,也许你们不知道张情意是谁,我也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在QQ上加的张情意,那个时候,大家都喜欢泡在QQ上,辗转于各个QQ群,贴吧,还有聊天,我在QQ上跟张情意说,我被人采访了,是21世纪英语报的一个记者。哦,对了,张情意是广东商务学院商务英语专业的,我的英语不好,反正我就觉得谁英语好,谁就很牛逼。张情意说他们班有订这个报纸耶,她会帮我留意着。

张情意为我哭过,我也哭过,什么原因导致的,到现在都忘记了,那时大家都很简单,那期报纸出来后,张情意跟我说了,然后把那份报纸寄给了我,我觉得很不好意思,因为报道中的自己很自卑,很丢人,甚至有点“社恐”,只能在虚拟网络上表达自我。

那个时期,自己还做过很愚蠢的行为,晚上给手机通讯录的人群发莫名其妙的晚安短信,不知道现在他们还记得不,有个怪人给他们发晚安短信,现在想想,我可真是新世相X人民日报“晚安计划”的先驱了,发完短信,我就去操场跑步,那个时候晚上天空可以看到从南京禄口机场来往的航班,跟星星一样闪烁着光源,我就绕着操场跑啊跑,跑到精疲力尽,然后躺在草皮上看那些航班,“人如繁星,在宇宙中渺小的存在”,就这样,什么也不会去想了。

感谢微博时代,这个所谓的“新媒体”平台,09年到现在推出都有13年了的产品,仍旧生生不息,只不过,很多人被淹没进了这数十载的尘埃里了,我也是,微博上的内容现在日渐温和,犹有当年南方周末:“关注就是力量 围观改变中国”,很多问题被赤裸裸的暴露在互联网上,然后经历大家围观,改变,解决;当然也有遗忘,未知,与无奈。总的来说,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,来不及躲闪的,就会被压在车轮之下。

20年9月,腾讯微博停服倒闭了,听到这个消息,在我的意料之中,不过也有几分伤感,因为整个大学的前半段,围绕它,我付出了很多,也得到了很多。就这么一个产品消逝了,随着停服,一万多条与QQ空间心情动态一道发出来的博文,也不复存在,爷青结。

高中的图书馆,我借阅到过一本孔见的《赤贫的精神》,然后我在当当网买下了它,跟它一起买的还有一本《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》,他们在书中,或多或少都有涉及哲学、人生意义的思考,我也喜欢胡思乱想,想象力这个东西,真的是无穷的,不过它们随着我年龄的增长,还有挠头掉下来的头发呈反向消逝,好好珍惜现在可贵的想象力与梦境吧。

码下这么多逻辑混乱的字后,我的内心慢慢波澜不惊,投入过多的感情,就会让自己变得卑微,然后让自己痛苦万分,坦露真心,以心换心,必然柔软的内心,在脱离了躯壳的保护下,更容易受到伤害,我自己就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,自己一直倡导的是遇到问题解决问题,现在看来,面对情感的复杂性,还是想的太简单了。

好了,时候不早了,此时3:02:45分。(¦3[▓▓] 晚安~

时间: 2022年03月25日上午3:03  |  
作者:
LEAVE A REPLY
loading